Renne

岁月静好,我的眼里只有你。

脑洞聚集地:

【东凯】You're Beautiful

题目即BGM是预警。

第一人称。单独成篇,和之前之后发的故事都没有关联。

全程ooc,时间线错乱。

1

他不知道我见过他。

我的妻子怀孕第五个月的时候我收到老朋友的邀约看戏。

那天家里的车出了故障,她身体不方便,让我代表她去。

我坐在地铁上假寐,他上车之后就站在我身边。

戴着墨镜的好处就是可以肆无忌惮地看向自己想看的方向。

我盯着他看了一路。

期间有女孩子认出他来,他也只是笑笑,做出个“嘘”的动作。

压在嘴唇上的手指骨节分明,修长。

色气。

明明是那么干净禁欲的长相,但当白皙的手指压在被舔舐得红红的嘴唇上的时候,我只能想到这个词。

他也像我一样在地铁里戴着墨镜,滑稽极了。

他始终没有看到我。

2

再见他是在剧组,我同意给老朋友帮忙,在他担任制片的剧里客串。

见面的第一场老朋友跟他说我是他的师兄。

多好的称呼,带着天然的亲近感却又不会太过亲近。

距离刚好。

他笑着对我伸出手,说:“师哥好。”

美好的东西我在远处看看就行,不用打扰。

3

后来我才知道自己错的一塌糊涂。

人对于美的东西怎么可能保持距离而抛弃占有欲。

但是当时我并不知道。

老朋友给我递了新本子让我挑角色,两条主线,两个男主角。

其中一个有言情戏份,另一个和自己的弟弟兼秘书铜墙铁壁。

我问老朋友男一号的女朋友谁演,又问男一号的弟弟兼秘书谁演。

女孩子的名字我没听说过,男演员的名字我听说过。

我把烟在烟灰缸里掐灭。

“我演大哥。”

4

新剧很快开拍,这回不再需要老朋友的引荐,我主动向他伸出手。

“你好。”

导演喊“Action.”

我们都是剧中人。

青年的演技不错,他跟我说“大哥,出事了。”

我用眼神安抚他的不安,看他眼睛里的波涛慢慢平静下来,仿佛他真的是我弟弟,是我灵魂的宣泄口。

听导演说师弟的专业课成绩并不算顶尖,那他应该属于悟性很高的演员。

导演喊“Cut”

一条过。

和好演员演戏是会上瘾的,尤其是和长得好看的好演员。

5

青年的眼神一开始是疏离的。

我和另一个演我弟弟的演员开玩笑的时候他总是站在一边微笑,并不参与。

后来对戏对得多了,我们两个人倒真像戏里一样亲近起来。

对戏的时候我抓住他的胸前的衣服跟导演做着示范。

我把他胸口的衣服抹平,趁机多蹭了几下。

青年身上没有什么肉,越来越快的心跳声透过胸口薄薄的一层皮肤透出来。

“扑通,扑通。”

真实得让人动心。

青年眼光里有些许的尴尬,我看出来了。

于是我用嬉笑的方式替他遮掩过去。

心有灵犀一点通。

事后青年对我说谢谢,我回他,“不用谢,帮人就是帮己。”

谁让当时我的心跳声也像鼓擂。

6

我对他充满好奇,我想了解他的过去和现在。

演员每演出一个角色会把自己一部分灵魂融入角色,角色也会将自己的一部分嵌入演员的灵魂。

我让助理把他所有的戏都找来给我看,偷偷的,不让任何人知道。

上一部老朋友担任制片的戏里他演一个20多岁的青年。

没有撒娇嘟嘴装嫩,就是用眼光和形体在演戏。

干净得像一束投在池中的白月光。

平日眼里温顺带水,但是重要关头倔强得像不知回头的火车。

好戏,好演员。

我是他的师哥,为他骄傲简直是自然而然的事。

7

当天晚上就做了梦。

梦见清冷的白月光。

还有白月光下身赤裸,穿着军靴。

上身倒是齐整,但是武装带把他的腰线更细致地勾勒出来,让人更想撕破他表面的清冷。

臀部挺翘。

他的眼角泛红,眼中泛着水汽,在我身下喘气,呻吟。

他扳过我的头和我接吻。

他充满欲望地管我叫“东哥。”

8

我从来都是好演员,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第二天一切如常。

戏里我还是他的同志,他的上级,他的大哥。

戏外我还是关爱他、给他讲戏的师兄。

只有我知道每次看到他下意识地舔唇的时候我多想吻他。

他的眼神充满仰慕和信赖,这些我都知道。

他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

我知道是因为我也是这样看他的。

道貌岸然。

我给自己下了这样的评价。

9

转眼就是元旦。

老朋友组织剧组同仁去外面吃饭、喝酒。

人太多,我怕吵,出来抽支烟。

后院的停车场正好。

我出门,看到平日立得笔直的小白杨如今靠在剧组的车上抽烟。

他看到我,给我递了一支烟。

我四处摸打火机没摸到,想起是在屋子里的大衣兜里。

他看我叼着烟却迟迟没点燃,叼着烟,用自己的烟替我点烟。

Mevius,薄荷味,冬天抽起来真凉。

10

烟雾缭绕,他的脸被烟雾遮盖。

彩云追月。

我被自己脑子里的想法逗笑。

他问我,“东哥,你在笑什么。”

我夹着烟对他说,“你长得好看,我看得高兴,所以笑。”

他说,“东哥你别逗我。”

为了证明我的话,我主动向他靠近。

他紧张得舔唇。

我已经能感受到他的鼻息。

温热的,带着生命力的。

11

他的嘴唇就像我想象中的一样软。

他没有拒绝我的吻。

嘴里的味道是刚喝过的啤酒,麦芽的味道混着薄荷味,醉人。

接吻的时候我没有闭眼。

月光透过他的睫毛照在他的脸上,投下一片扇子般的阴影。

就像蝴蝶吻上我的心。

12

那天晚上我们做ai了。

他并不知道我已经从浴室里出来了,背对着我脱下浴袍。

我从背后拥住他的时候他吓了一跳,全身僵硬,在进入我的怀抱的时候又瞬间放松。

我从他的脖颈吻起,吻到后背蝴蝶骨的用牙轻轻在上面咬着摩擦了几下。

他说,“不要玩儿我。”

他的臀部和我梦里一样挺翘。

做好扩张,我让他转过来正对我。

他的长腿环绕在我的腰间。

我看着他的眼睛进入他。

13

内里的感觉太好,紧紧地箍着我的xing器。

青年的眼角染上淡淡的朱红,眼珠是透明的深棕色,像琥珀一样。闭眼的时候他的眼泪把睫毛打湿。

我对他说,“疼就咬住我的肩膀。”

他没有。

等待他适应的时间被我用来和他接吻,唇舌交战,缠缠绵绵。

“你动吧。”这是吻结束之后他对我说的话。

一夜狂风暴雨。

有一瞬间,我占有了美。

14

“昨天晚上感觉怎么样?”第二天早上他在我怀里醒来的时候我问他。

“像喝过酒大醉一场。”

新年的第二天正常工作。

那天上午都是他的戏,我坐在旁边“观摩”。

可能是因为刚做完ai的缘故,两个人格外敏感。每当我看向他的时候他都会不自觉地看向我,台词有的时候也会忘记。

连续两条没过,我在旁边偷笑。

导演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走过去对他说,“以后酒还是要少喝,要好好背词。”

他好像憋了一股气,第三条顺利地拍完。

“老流氓。”他走过我的身边,留下这样一句话。

15

“我爱上一个人。”我对电话那头的妻子倾诉。

长久的沉默。

她只问我,“他爱你么?”

“当然。”对于这点我无比确定。

早在婚姻的一开始我和妻子就相互约定过,我们要做萨特和波伏娃。

可以爱上别人,但是要对彼此坦诚。

“祝你拥有一段美好的爱情。”

“我会的,谢谢你。”

16

我们在化妆间里拥抱。

我们半夜在空无一人的片场接吻。

我们在他的房间里做ai。

抱着睡着的他的时候我感觉心里是饱满的。

满得就快要溢出来。

他醒来的时候我给他念莎士比亚。

“爱情怂恿我探听出这一个地方;他替我出主意,我借给他眼睛。我不会操舟架舵,可是倘使你在辽远辽远的海滨,我也会冒着风波寻访你这颗珍宝。”

后面的话我没有机会跟他念他就爬起身应和着外面助理的呼唤去上戏。

17

他是我的生命之光,

我的欲望之火。

18

戏拍完我们一直保持联系。

但终究不是朝夕相处了。

有的时候相聚做过之后我会长久地盯着他的睡颜看。

“幸福的,幸福的夜啊!我怕我只是在晚上做了一个梦,这样美满的事不会是真实的。”

我偷偷牵住他的手,十指连心,牵着手心也就贴在一起。

我想我是爱他的。

一分一秒都不愿意离开他。

然而天亮之后我们都要做回世人眼中的自己,而不是自己眼中的自己。

19

新戏后期做完开播,我们两个在戏里的关系被无数媒体调侃。

表面上越远离私下里相处的时候就越火热。

我贴着假胡子戴着眼镜,他戴着假发口罩,两个人一起出门看电影。

最俗气的小鸡片,电影里的男女主角误会,相爱,误会,分开,最后大团圆。

银幕里男女主角接吻的时候我偷亲了他的脸颊。

他抓了一把爆米花放在嘴里,两颊鼓鼓的,就像仓鼠,可爱极了。

出了电影院,他的小拇指偷偷勾起我的小拇指。

我恍惚间觉得我们的关系被曝光,我们光明正大地相爱。

20

我客串的那部戏也要开播了,电视台邀请我们录节目宣传。

看词表演,我们抽到了在旁人眼里有些尴尬的一个词。

我表演喝下酒的动作,他表演把酒倒掉的动作。

他跳到我身上,双腿缠绕着我。

就像我们第一次做ai的动作。

21

节目录完,妻子在后台等着接我回家。

我的爱人对我的爱人说“你好。”

我的爱人对我的爱人说“嫂子好。”

22

他约我在第一次见面的地铁站见。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我想上去牵他的手,他拒绝了我。

“我们分手吧。你和嫂子可以是萨特和波伏娃,但是我的爱是充满独占欲的。”

转身的背影很决绝,走路姿势和我第一次见他时一样挺拔潇洒。

我终于还是没能够驯养我的狐狸,他也没得到他的玫瑰。

23

后来偶然间我的妻子给我看了他的访谈。

他跟记者说他没有哭过。

撒谎。

那天地铁惨白的灯光下我明明看到他脸颊上有一条亮晶晶的痕迹。

戴着墨镜流泪。

滑稽极了。

END

You're beautiful.
You're beautiful.
You're beautiful, it's true.
There must be an angel with a smile on her face,
When she thought up that I should be with you.
But it's time to face the truth,
I will never be with you.
今天和闺蜜吃饭,讨论到萨特、波伏娃和爱情的独占欲,在地铁上开的脑洞。

引用里的话都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台词。

生命之光和欲望之火来自《洛丽塔》。

有预感这会是我热度最低的一篇文,摊手,但是写起来特别顺畅。

我说过BE是要有合理性的,当两个人对于爱情的观点无法统一的时候BE是自然而然的。

其实也不算BE,最起码他俩还爱着对方。

评论 ( 1 )
热度 ( 18 )
  1. 听风吹过脑洞聚集地 转载了此音乐
    他们在我们知晓他们的时刻,就已经永远分开了。
  2. Renne脑洞聚集地 转载了此音乐

© Re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