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ne

岁月静好,我的眼里只有你。

【谭赵】惭愧三首歌之绅士

這三篇太喜歡啦

怀清Shirley.z.:

  谭宗明还记得分手那天,赵启平很认真——认真到疏离地对他说:“谭宗明,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在一起了。”就像他拒绝无数个曾经的人一样。他认真起来了,像一只把耳朵竖得高高的兔子,生怕被别人误以为这是个他一时兴起的玩笑。


  当时谭宗明没有问原因。或者说他自己也挺清楚的。他喜欢德沃夏克,喜欢东野圭吾,喜欢交谈之间充满睿智的火花。而自己只是个生意人而已。就算是个儒雅的总裁,那一股钱币的味道,终究融不到他那知识分子都或多或少有的清高里去。


  分开的这些年里,双方都十分默契地完全退出了彼此的生活。仿佛就真的没发生过那些甜蜜幸福的曾经一样。可是分开的时候,那种尖锐到麻痹所有感觉的疼痛还在太阳穴上突突地跳跃着——如果能麻痹所有感觉,为什么唯独漏掉了痛感呢?


  谭宗明看到在一堆人里左右逢源的身影时,下意识地捏了捏衬衫的袖口。朴素的花纹,不是自己的风格,是赵启平送的。


  说是不是自己的风格,其实应该算不是从前的自己的风格。在分开的这段时间里,谭宗明的品位渐渐改变。袖口、领带夹、钢笔……所有的细节都按照赵启平的喜好来。是自欺欺人吗?给自己制造一个还在不断地收到礼物的假象,到很远的地方寄信,寄件人还会写“赵启平”的名字。


  


  好久没见了吧。该用什么样的角色在他面前出现呢?




  你说:“谭总好。谭总真是经营有方啊,晟煊集团的名头可是越来越响亮了。”


  我说:“赵医生过奖了。谭某惭愧。”


  听说——谭总就要订婚了?


  听说——赵医生已经有固定交往的对象了?


  “哪里哪里。没有的事。那帮媒体又在博噱头了。”


  “我倒是没有什么媒体关注我,估计是小护士们乱传的吧。”




  对话也只能限于此了。那些听起来动情煽情矫情的段落,还是忍住了,咽回肚子里去比较好。毕竟我们两个这个样子,只有我扮演一个绅士才能略微遮掩一丝空气里层层缠绕的尴尬吧。


  可是曾几何时,我在你面前,是完全不用戴上任何伪装的。不用扮演一个儒雅的绅士,不用仔细斟酌着词句,不用打扮得如此得体像个衣冠禽兽。




  一场晚会下来,酒尽人散,谭宗明送走了商界的大佬们,赵启平送走了医学界的专家们。留下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夜晚的风里,站在金碧辉煌的酒店门前,站在门前红地毯的两边。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服帖地趴在脑袋上的头发,忽然就很想伸手摸一摸。


  就像从前一样。他站在自己的身侧、趴在自己的腿上、窝在自己的怀里。一伸手就能摸到。


  他又瘦了。工作大约是很辛苦的。他升职以后,应当是越发辛苦了。


  谭宗明想抱一抱他。想看看是不是瘦到抱起来硌手了。是不是瘦到有一种仿佛一用力就会碎掉的感觉。


  他的领子间夹着刚才喷的一片礼花。谭宗明抬起手想帮他拿下来。


  就是很单纯的,不带任何触碰的,像个绅士一样的,帮他拿下来。




  可是他后退了。小小地退了半步。


  启平,你认真的吗?后退的动作,认真的吗?




  “赵医生不要误会,你领子夹住了刚才的礼花。是谭某冒昧了。”




  不要露出那种尴尬的表情。那个表情只能说明你刚才是认真的,你是真的想要避开我的。避开我的任何一个动作,避开我的任意一点关心。只接受我的礼貌和疏离。




  “似乎是要下雨了,赵医生喝了酒肯定是不能开车了,我送赵医生回去吧?”什么时候,我连你的名字都没有资格叫了呢?


  不要拒绝啊。你都不会拒绝一个陌生人这样的礼貌。




  “这么晚了肯定不好打车了,我的车就停在对面。”天上的闷雷都在帮我堵住你拒绝的口型。




  “那就麻烦谭总了。”




  以前我们过马路的时候,我都会牵着你的手,看着来往的车子。就像你还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小孩子一样。其实在我眼里你现在还是一个小孩子,腰杆挺得笔直,拒绝了一切来自外界的保护。


  可是很多细节都是不会撒谎的。


  比如没有的红毯的间隔,我们两个之间越来越拉近的距离。


  如果我在这个时候牵你的手,会吓到你吗?


  


  你踏上路牙的时候感觉到了我们过近的距离。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侧身让开了些许位置。


  又是路人般的样子了。


  


  不要和我道谢啊。


  启平啊。


  你越是有礼貌,我就越是放不下。


  我不甘心。我谭宗明不甘心。






  好不容易能够凭借上天的安排再见你一次,我都没能凭借着伪装出来的绅士的身份,假装不经意地、无意地、不着痕迹地,从背后抱你一下。


  我保证我会克制得很好。绝对不会说我想你了。


  我都克制了一整个晚上了。




  你点头致谢关门的那一串动作里,有那么一点点不舍吗?有那么一点点犹豫吗?有那么一点点,想再看我一眼吗?




  启平啊。


  我想你了。




  可是,绅士得放得下。




  《绅士》这张EP刚开始听的时候最喜欢《演员》,薛之谦说他最满意的是《绅士》,当时不解,现在听多了,却真的觉得《绅士》更加像一只捏着心尖的小手。大家去听听这张三首歌的EP吧,反正不要钱的。薛之谦说了,没什么意义不用买的。他叫薛之谦,他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评论
热度 ( 123 )
  1. RenneNauy'n'Shirley 转载了此文字
    這三篇太喜歡啦

© Re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