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ne

岁月静好,我的眼里只有你。

【谭赵】惭愧三首歌之演员

寫進心裡❤

怀清Shirley.z.:

希望我写完这篇以后我们家叫EN的大宝贝还能继续爱我如果她不爱我了那我就抱着她大腿不放直到她再重新爱我。

赵启平没想到他和谭宗明这辈子还能再遇见。明明两个人都像是约好一般彻底斩断了和对方的联系。
多尴尬啊。他手足无措地捏着袖扣的样子多尴尬啊。那是谁送给他的礼物吗?是不是和我喜欢的风格不一样,而他还尚且出于礼貌顾虑着曾经,所以才遮遮掩掩的呢?
谭宗明啊。再见面的时候,你就非得用绅士的伪装拒人于千里之外吗?就像我在新闻上看到的你那样,滴水不漏,礼貌疏离。从前那个对我毫无保留的谭宗明去哪里了?到谁的身边去了?原来放下防备的这些那些,才是对我们最大的考验。
如果这样的形象就是你要在我面前表现的,那我就好好陪着你演一场吧。
最后一场了。以后还会有什么再见的机会呢?
今天的意外遇见,大概也就是上天让我们做的选择。让我们看看,我们是不是后悔了。
你没后悔。很好。
我也没有。真巧。

“谭总好。谭总真是经营有方啊,晟煊集团的名头可是越来越响亮了。”
我伸出手来,装作非常自然淡漠带着我知识分子的清高的样子看着他——其实我没敢看着他,只是虚虚地把目光笼在他周身,我怕一接触到他的眼睛,就能从里面读出他的轻蔑。对我拙劣演技的轻蔑。
“赵医生过奖了。谭某惭愧。”
恰到好处的握手力度。恰到好处的握手时间。恰到好处的微笑。恰到好处的语气。恰到好处的颔首。恰到好处的,抹杀了我心底挣扎着的幻想。

我为什么非得过来呢?为什么非得和他用这种语气寒暄呢?演视而不见不好吗?不是能演得更加生动逼真吗?
可是作为今晚一位敬业的演员,就算演技三流,情绪的递进、情节的起承该有的一样也不能少。

“听说——谭总要订婚了?”

你总是把所有的问题都推给媒体炒作。以前是。现在也是。无论我是你曾经最爱的人还是现在形同陌路的人,我都不知道从你口中说出的答案究竟有几分能信。

“听说——赵医生有固定交往的对象了?”

你真的关心吗?你关心我现在是不是一个人吗?还是只是作为对我刚才发问的回击?那我也学你的方式回应你好了。

没有话题了。气氛尴尬。
我站在你对面,希望谁来把我或者把你拉走。就像一个穷尽毕生所学的演员演了一出自以为出彩的戏,却没有人鼓掌。
上台前准备了一肚子的感言,都没地方讲了。

一场漫长的酒席。我没叫过你的名字。你也没有。
你看到我穿过人群偷偷看你了吗?注意到我透过杯子寻找你的身影了吗?
谁注意到了?谁看见了?
麻烦忘了好吗?把这些情节剪掉,让我骄傲清高得体面一些。

人都散了。只剩下我和你了。站在夜晚的风里。站在金碧辉煌的酒店门前。站在红地毯两侧。西装革履。
让我有一种……的错觉。
没有人掩护我了。
我必须得即兴表演了。
你会出什么招呢?

你为什么要伸手?为什么逼近了?我努力一下能应付你所有的言辞可是你为什么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呢?我该怎么办?如果你摸我的头发就算是试探我也怕会绷不住自己;如果你就像从前一样拥抱我,我怕我也会忍不住回抱你。
不行。这样不行。

于是我退开了。退开小半步。刚好阻挡你的动作,还不显得太过生硬冷漠。我为自己的机智小小地庆幸了一把。

然而你只是说想帮我把领子里的礼花拿掉。

你永远都是那么无懈可击。就连演绅士都要演到如此淋漓尽致,考虑到我喝了酒考虑到这个时间不容易打车考虑到可能很快就要下雨,你提出要送我回家。
过马路的时候我不自觉地朝你走过去。
我皱了皱眉,真是讨厌这种根深蒂固的习惯以及严格遵守的身体。迅速回到路人的样子,大概也已经在他心里被嘲笑了一万遍了。

既然我的自由发挥不怎么样,那就顺着你的剧本走,失误了也不显得尴尬。

一路无言。
在沉默的长镜头里,眼神、动作就变得如此重要。
我的眼神没落到过你身上一秒,却还是在余光里看见你正襟危坐一脸严肃的样子。
我动作自然,没显出任何的不安,却还是在看到自己小区楼房的时候,明显的僵硬了一下。

赶紧走吧。就算中间演得再差,能留一个潇洒的背影也是能挽救些许形象的吧。

他的车子开走了。在我身后留下大排量的尾气。

谭宗明你给我记着:我是爱你,才会选择陪你演一整晚的戏。

哪怕我的演技如此拙劣,还是要成全你。



大家去听听这张三首歌的EP嘛,昨天不要钱今天也还是不要啊,你的马云爸爸都不会对你这么好的。

评论
热度 ( 63 )
  1. RenneNauy'n'Shirley 转载了此文字
    寫進心裡❤

© Re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