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ne

岁月静好,我的眼里只有你。

【楼诚深夜六十分】【凌李】向日葵

哎呀

猪果是只大胖淘子:


warning:玻璃渣,ooc,慎



BGM:给我一个理由忘记A–LIN






01


李熏然喜欢凌远。


起先他并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五年级那年的暑假漫长且遥遥无期,他第一次觉得烦闷,连打发时间这最基本的功课都做不了。


隔壁赵启平拉他去网吧他也不去,僵了两天,赵启平一抹鼻子:“我糙,李熏然,你搞对象了?”


李熏然脸一沉。


“简瑶?长得挺漂亮的,可不对你的口啊!”


李熏然吓得摇头:“我我我我没有喜欢的女生!”


赵启平坏坏地笑了一下:“那你就是喜欢男的!”


“去死吧你!”李熏然从匣子里摸出十块钱,套上T恤和赵启平一前一后的出了门。


“又不是第一次来网吧,你耳朵怎么吓得这么红。”赵启平摸摸他的耳朵。


嚯,真他妈烫。


02


李熏然想了一晚上“喜欢”大概是什么感觉。


他“喜欢”赵启平,更应该用兄弟情形容;他“喜欢”简瑶,一直把他拿妹妹看;他“喜欢”小卖部的老爷爷,是因为老爷爷总送他小布丁吃。


他“喜欢”凌远,感觉好像真的和别人不一样。提起他的名字,心底就会痒痒的;但又有点讨厌他,这种感觉来的更莫名。


“李熏然。”凌远朝他招手,他们明明不住一个小区,但要走过一段相同的路。李熏然连床都不赖了,早早地在巷子口等凌远。


李熏然递给凌远一根糖,橙色的包装纸上印了一只小狮子。


“挺可爱的,像你,”凌远塞进口袋“都挺傻的。”


03


初中一升,简瑶恋爱了,男孩子是她的同学。


李熏然生气,还让同学笑话,别人越笑他越生气,撩起袖子去揍人。


刚出门口就被学生会的凌远逮到:“你不出操,在教室躲着干嘛?”


凌远小学跳级,初中又跳,现在读初三,他俩好长时间没见了。


“揍人去。”


“谁?”


“甭管。”


“揍人是要受处分的。你不嫌丢人,赶回家反省让李叔叔怎么办?”


李熏然弱弱的低下头,把袖子放下来。大冬天的,手臂都冻花了。


凌远把他塞回教室:“你看你冻得,在教室老实待着。”


李熏然叹了一口气,谁没喜欢的人呢?


04


李熏然的腿骨折了,李局长外在表现执行任务回不了家,李夫人又回娘家照顾生病的姥姥。


学还是要上,他打电话给凌远,凌远总能想到办法。


“你明天门口等我一下,”凌远说,“我骑车带你。”


李熏然早早的拄着拐棍矗小区门口,见凌远一个人骑着车子过来,吓了一跳:“你,你这样怎么送我……”


凌远眨巴眨巴眼:“你坐梁上啊。”


“我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李熏然还是坐上去,双手撑在车把上,紧闭着眼。


凌远的呼吸声就在耳边,浓烈又滚烫。


“今天也不是很冷啊,你耳朵怎么能红成这样。”


“丢人丢的,你懂个屁!”李熏然吼。


哎呀,你怎么又让我更喜欢你。


05


“同性恋”这个词本身就很奇怪,明明都是爱情却要贴上异类的标签。


李熏然意识到自己不对劲,开始有意回避凌远。


早上宁愿迟到也不愿意和凌远一起走,晚上一放学就溜,生怕和他多呆一秒钟。


赵启平在他后边跟着跑:“你和凌远吵架了?你是不是在躲他?”


连局外人都看出来了,李熏然叹了口气,“算了,我不跑了。”



06


文理分班后简瑶和男朋友分了手,这么多年李熏然还是不待见他。


得到确切情报分手是因为那男的看上了“文科之花”后,李熏然袖子也没撩,直接抄起扫帚上了楼。


那男的住了院,李熏然拿着假条回家反省一周。


“你有个好爹啊,要不然你要记过了。留档案里,恐怕警校去不了了。”班主任揉揉李熏然的脑袋,这孩子怎么突然就想不开了呢?


“天涯何处无芳草啊,美女非在一中找吗?傻孩子,别在一棵树上吊死,你看你,一米八大个,还愁没对象?”老师往假条上签字。


李熏然突然很生气,生气没有人站出来拦住他。


07


警校的生活忙碌又充实,他没工夫想凌远。


少年时代的喜欢无非就是这样,云上城楼而已。刻骨铭心倒也记得清楚,说忘记也就是白驹过隙。


可他依旧没有喜欢的人。


“我觉得我丧失了喜欢一个人的能力了……”李熏然跟赵启平诉苦,这家伙女朋友一波一波的换,男朋友据说也有几个。


“凌远呢?你不挺喜欢他的?”


李熏然不知道接什么话。他以为自己瞒得足够好,最精明的人也看不出,可现在却被赵启平揭穿。


“师兄要结婚了。他现在在美国,媳妇是个中国人,哦也是我们的师姐……”


李熏然开始耳鸣,后面的话一句也没听进去。


曾经以为有足够的时间来忘记一个人,以为把他放到最底层的抽屉里就能永不见天日,可到最后才发现所做的努力都徒劳无功。


他不是丧失了喜欢一个人的能力,是始终无法学会忘记一个自己深爱的人。


08


李熏然过年的时候回家,陪妈妈逛菜市场的时候居然看到了凌远,挽着一个短发姑娘。


凌远提着鲜鱼和一大半菜,那姑娘只捧着一盆小小的向日葵。


姑娘的眼眸清澈明亮,不说又多动人却坚定。凌远一定喜欢这种类型的姑娘,凌远需要他。


他在后边看着他们的背影,出大门的时候凌远连花都不让她拿了,把她一只手揣自己羽绒服的口袋里。


让人心里暖和。


09


简瑶送来一小盆向日葵,说是陪她妈到花鸟市场买的,贼贵。


简萱这小姑娘知道的特多:“姐,你咒熏然哥呢,你让他单相思一辈子呢。”


李熏然笑笑,把它扔桌子上,没工夫管它。


他想起来那个向日葵向太阳的故事,觉得向日葵的傻逼影响又光辉伟岸一分。


赵启平过来玩:“这玩意梦想长出瓜子来嘛?长出来了我来你家嗑瓜子。”


“能死吧你,长出来我给你买一辈子瓜子。”


10


李熏然参加了工作,有次执行任务大腿被捅了一刀。


凌远去看他,明明一个城市,他俩却两年没见了。“你记不记得初中那会儿,你腿骨折,天天坐我自行车梁上上下学?”


李熏然盒盒盒地笑。


凌远有个女儿,天天过来看李熏然。还格外喜欢给李熏然送些小孩看的书。


纸页大都泛黄,大概是凌远小时候看的。


“今天是什么书?”


“《海底两万里》,可好看了。”



李熏然翻开书,在扉页上居然躺着一张橙色的糖果包装纸,上面印着一只傻乎乎的小狮子,正在咧着嘴,朝他傻笑。




—END—

评论
热度 ( 93 )
  1. 猪果是只大胖淘子猪果是只大胖淘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杂物

© Re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