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ne

岁月静好,我的眼里只有你。

【黄曲】 我等你到35岁

KO:

一看标题就知道甜不了


就是想虐跳跳,往死里虐


不怪我是歌的锅→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私设如山


====================================================


黄曲-我等你到35岁




我叫黄志雄


 


当我跪倒在神像前,我才发觉


我最深重的罪孽


不是血腥的战场,不是我亲手了解了我的战友,不是伤害了我的妻子


而是明明深爱着他


却只知道一味逃避


 


回想起过去的一切


每一点一滴都写满了我爱他


可我自欺欺人地蒙住了自己的眼睛


 



曲和


我的曲和


 


我曾背着他跑过家乡的栈桥


他张开双手


在我的背上大声笑叫


他总是那么放肆


因为他知道我不会摔了他


 


他搂住我的脖子


勾住我的手臂


我们拥抱


在寒风里把他裹进我的大衣里


 


他拉琴很好听


投入的时候垂下的眼睫像是蝴蝶的翅膀


一曲终了


他抬起眼睛找我


看到我就笑


笑得那么好看


 


我吻过他的额头


并不温情地


我以为那是兄弟间的鼓励


我曾天真的以为


只要不接吻


一切都是兄弟间的亲密


 


所以当他亲吻我的嘴唇的时候


我退缩了


他抱住我


一遍一遍地说


“我爱你啊,我爱你”


我只能仓皇地摇着头


 


我逃开了


那双那么好看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那张永远笑着的脸上只有痛苦


他紧紧抱住我


箍得我生疼


 


我曾希望他永远快乐


我告诉他他拉琴世界第一好听


我用自行车载着他穿过油菜花田


我用所有的时间陪伴他、鼓励他、爱护他


可是到头来


给予他无上痛苦的


也是我


 


可我不能接受


无论如何都不能


我希望他明白我们的关系就只能是兄友弟恭


亲密的兄友弟恭


多亲密都没有关系


可是他却执意要打破这最后一点点伪装


 


是我太过宠他了


让他以为可以从我这里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只有这个不行


 


他大声朝我吼


“黄日跳,我爱你!我爱你!”


我充耳不闻地逃了


落荒而逃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爱他


也许是的


可我从没有承认过


我一直把他当做弟弟


宠着他,爱着他


我害怕承认


一承认


我的整个人生


都会被颠覆


 


我去了法国投奔姐姐


我热爱马赛


纵使着对我来说是个陌生的城市


可是它对我越陌生


我越热爱它


 


曲和从没有放弃联系我


像是回到了一切打破以前


他给我发邮件


一如既往地叫我“日跳哥”


告诉我他的日常琐事


把拉的曲子录下来给我听


 


他问我


“日跳哥,法国美吗?你在巴黎吗?那里真的有那么浪漫吗?”


我不在巴黎


我没有见过夜晚开灯的埃菲尔铁塔


也没有见过波光粼粼的塞纳河


“日跳哥,你在法国过得好吗?”


我在法国一点都不好


我没有国籍,是黑户口


只能在姐姐的餐馆里打工


整天与油烟和嘈杂的社会底层人相伴


“日跳哥,据说法语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你能讲给我听听嘛? ”


其实法语一点都不好听


说起来叽里咕噜的


鼻子是嗡着的,像是不通气一样


 


可我没有回过他的邮件


一封都没有


 


我去参了军


当兵时我从小的梦想


同时还能拿到法国国籍


战场上的炮火与死亡令我恐惧


 


没有任务的时候


我一遍一遍的循环着他的大提琴曲


枕着他的音乐入睡


而上战场的时候


我们被没收了电子设备


我不知道依靠着什么度过一个个担惊受怕的夜晚


 


我闭上眼睛


回想起他在我身边朝我笑


我哼唱着那些旋律


他们就这样浮现出来


像是原本就在我的脑海里


 


这样不对


我克制着自己不再去想


而对战场的恐惧与日俱增


没有了他


我无法控制自己颤抖的手


 


再见到阿雨


我便和她结了婚


阿雨是个好姑娘


我很爱她


而曲和是个深藏在心底的秘密


谁都不会知道


 


曲和加我微信的时候


上面只有一句话


“你不用在意我,我只等你到35岁。35岁以后,我就不再爱你了。”


我没有通过 


 


我在伊拉克的沙漠里拆开阿雨给我写的信


我把信藏在贴身的军装口袋里


我以为这样就可以对抗恐惧


 


我成功了


我从战场上活了下来


得到了法国国籍


得到了军功章


 


可是我也错了


我伤害了阿雨


我伤害了我周围的所有人


还有我的孩子


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到这个世上来看一眼


 


我酗酒


打架


流浪


折磨尽了身边所有人


我终于决定放他们走


 


我和阿雨离婚


离开了姐姐所在的马赛


我睡在桥洞下


大街上


公园里


 


我身上没有一点钱


就只有冲天的酒气


和一只手机


 


曲和没再发过信息给我


算算今年


他已经36岁了


他应该已经放下了我


找到了一个值得爱的好姑娘


 


希望他已经成为了大提琴首席


被所有的人爱戴


希望他已经和那位好姑娘结了婚


拥有了美满幸福的的家庭


 


我为他感到高兴


 


我希望能在酒吧的大屏幕上


看到“著名大提琴家曲和”的新闻


我希望能在国立音乐学院门口


看到背着大提琴的曲和


我希望能在爱乐音乐厅门口


看到曲和来开音乐会的海报


 


没有


从来没有


可我相信


他一定过得很好


 


我只是偶尔会想起他


在公园里把拉大提琴的男孩子当成是他


在茱莉亚音乐学院门口看见背着大提琴的人以为是他


在广场上拿着冰淇淋朝着我的方向笑着招手的人是他


他穿着件毛衣


在温暖的阳光下笑得肆意又美好


他朝我跑过来


我以为他要扑进我的怀里


像往常一样


整个人缠在我身上


叫我“日跳哥”


 


然后他越过了我


投入了身后男人的怀抱


 


我不再是当初那个“日跳哥”了


我只是一个身无分文


居无定所


浑身恶臭


酗酒成瘾


还身负罪孽的醉鬼罢了


 


最终修道院的神父请我留下


说神会给我我所需的宁静


我伏在神像前


诉说着我所犯罪


我在沙漠里开枪杀死了我的同伴


回来却被当做英雄


我无耻地隐藏了杀人犯的事实


享受着退役雇佣兵的福利


我让我的妻子流离失所


我害死了我的孩子


 


神父将手置于我的头顶


他说


“愿上帝宽恕你


我的孩子”


 


他会宽恕我的


可这些我都无所谓


我并没有说


我最深重的罪孽


 


我爱他


我的弟弟


我的曲和


可我抛弃了他


 


上帝说


“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


上帝不会明白


他不会宽恕


我也不会


 


就让所有的罪责都由我一人承担吧


我陷入泥沼


我的人生已经没有了光明


我愿我的一声来服侍你


来赎清我的罪孽


 


就让我的弟弟


我的曲和


过他光明幸福的人生吧


 


我已经没有了心


我的心一半已经在不经意间给了曲和


另一半


它属于上帝


再次掏出手机


看着曲和微信请求的那句话:


“我等你到35岁”


我的内心已经非常平静


 


他真的没有再给我发过一条消息


来过一封邮件


也许他也已经厌了泥牛入海般不会有回音的通信


 


我在搜索引擎里打入“曲和”两个字


我告诉自己


这是最后一次


只要他过得好


我祝福他


我愿意用我所有的幸运


来祝他幸福


 


可是我又错了


我始终是可憎的


逃不过罪责


躲不过惩罚


 


【法国航空F691因引擎故障坠海,乘客及机组人员共548人无一生还】


【青年大提琴家曲和疑搭乘法航F691罹难】


 


等我到35岁


你真的说到做到


他用生命来爱我


而我多么愚蠢


 


我在神像前跪了一晚上


我呼唤着他的名字


上帝你若是能听见


把我打下地狱吧


让我去见他


 


我要再一次抱紧他


亲吻他的嘴唇


告诉他


和和


我也爱你


 


我不会让他再流泪


不会让他再等我


我要牵着他的手


不管要去哪里


 


即使是滔天的洪水*


或是索多玛的火焰*


我都不会放开他的手


 


—END—


*出自圣经《利未记》


*出自圣经《创世纪》



评论
热度 ( 15 )
  1. 湖畔木娄树林边KO 转载了此文字
  2. RenneKO 转载了此文字

© Re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