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ne

岁月静好,我的眼里只有你。

【凌赵/谭李】两个医生的同居史【79】

红烧白月光:

李熏然跟谭宗明回了佘山,李妈妈因此一晚上都在念叨着儿大不由爹娶了媳妇忘了娘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小赵医生的嘴巴张成个O型:“熏然都跟您招供啦?”


李妈妈戳了戳他额角:“就他那点直肠子,不招供我就不知道啦?哦,当初你们四个人一起到家里来,那你们俩又是一对儿,剩下两个,其中一个还是我自己的儿子,连这我都看不出来?你们真当我傻是不是?”


“不不不不敢不敢……”赵启平假意揉着脑袋,嘿嘿笑着从菜板上偷火腿吃:“那您什么意思?”


李妈妈哼了一声,拉开刀架,随手就抄起一把锃亮的砍骨刀。赵启平吓得脊背一凉,连忙夸张地叫到:“妈妈妈!就算您家那个……是公安局长家,咱,咱也得遵纪守法知法不犯法……”


李妈妈一手掂着刀一手提着鸡脖子,把用冷水浸好的整鸡放在案板上。她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慢条斯理地把刀在刀石上磨了几下,慢悠悠地说:“小谭这个孩子呀,其实我上次看着……还不错。虽然说比我们家熏然要大上几岁,但是大一点也有大一点的好处呀,知道疼人!”


小赵医生默默看着她一边夸谭宗明一边咣咣剁鸡,不禁缩了缩脖子,往凌院长伟岸的身后躲。凌远猝不及防地被推到正面战场上,说话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只得随口附和了句:“呃……伯母您说的对。”


“说到疼人妈就得说说你了啊,小凌……”李妈妈把大砍刀往砧板上一剁,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转过身来看着他道:“你比启平大那么多,你平常有没有好好照顾他呀?总是跟他吵架,一吵架就把人家赶到办公室去住,连饭都不给人家准备,就让他在办公室自己弄泡面吃,你也太不像话啦!”


“诶?”凌远这枪中得毫无准备猝不及防,“不是,伯母,上回那不是……因为我父母……”


“对啊!就是因为这事儿你就更不能亏待我们启平啦!你想想他跟着你那是顶了多大的压力呀,嗯?你就这样对待他?你看看我们启平跟着你都瘦了几圈啦?”


凌远莫名其妙地就挨了一顿数落,一脸懵逼地就转过头去看赵启平。没想到躲在他身后的小赵医生非但没有要帮自己说话的意思,反而委屈地扁着嘴,皱着八字眉小声点头附和道:“他不仅把我赶出去,我回去之后他还打我!”


“什么?!不仅把人赶出去,你还敢打人?你……你法西斯呀你!”李妈妈扔下手里的活儿,一把拉住凌远的胳膊往外走:“不行,上次在你家有些话没说清楚,今天阿姨必须好好说说你了!你这么欺负我们启平可不行!”


诶?诶?!?!我们今天来不是为了谭总和李警官的事儿吗为什么突然变成了我的批斗大会?!凌院长一脸错愕地被李妈妈拎出厨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就开始噼里啪啦地挨数落。老李局长原本坐在客厅里喝茶,见状默默用报纸挡住了自己的脸。小赵医生则抱着李妈妈的胳膊坐在沙发上,幽幽地看着凌远小鸡啄米般点着头,等到批评教育活动终于告一段落的时候,都快七点半了。


凌远从小不招养母待见,基本没受过什么唠叨,今晚好像把半辈子的唠叨都补齐了似的,听得凌大院长头晕脑胀就差要跪地求饶。小赵医生得意地舔着嘴唇,在旁边乖巧地劝道:“妈,您别说老凌了,其实他对我挺好的……”


“好什么好啊,啊?你这个孩子就是心眼实才被人家吃的死死的……然然也是,没心眼才会人家对他好一点点就被人拐走了……哎呀,那个谭宗明会不会也有什么暴力倾向?他会不会欺负然然哪?”


凌远只觉得窘迫万分,明明那么隐私的事,他不会也不能解释得清,只得硬着头皮道:“阿姨……我真的不是暴力倾向……这是我跟启平的,嗯,交……沟通方式。”


客厅角落里的报纸后面也悠悠传来一句:“而且然然跟谭宗明比……这家庭暴力的受害者,怎么看都应该是谭宗明啊……”


“你——我还没说你呢!”李妈妈立刻循声望去,调整炮口方向,更换轰炸目标:“你说然然在哪儿休养不行呀?回家来我保管给他养的肥肥壮壮的,哦,你倒好,一下子就把儿子送到别人手里去啦!儿子在他那里过得好不好,有没有给人家看不起,我们都不知道!哎我说你也对然然上上心好不好的呀?我早就告诉你你平常不要让他忙那么多工作,让他也顾顾生活找找女朋友,你说你要是早听我的,咱们然然何至于招惹上谭宗明这样的人物呀……”


凌远在李妈妈的无差别轰炸中终于得以苟延残喘,默默将自己移动出战场,坐到了小赵医生对面。赵启平抱着大杯子喝水,笑眯眯地看他:“老凌……”


凌院长看着眼前这只狐假虎威睚眦必报的小狐狸,狠狠瞪了他一眼。赵启平满不在乎地咬着杯子边儿乐,不老实地坐在沙发上,欢乐地扭了扭屁股。


 


 


野猫会不会报恩凌远是不知道,但它们的报复心有多强他再清楚不过。凌远躺在床上抚摸身边人光滑的臀腿,几条浅红的印子还没褪下去。凌院长不禁叹气,在上面掐了又拧:“你把我骗到李家去,就是为了报复我打你的这几下,是吧?”


赵启平轻巧地翻了个身,揪着凌远胸前淡色的乳头道:“我要是有个妈妈,你肯定不敢这样欺负我……我只是在提醒你,你现在占的是多大的便宜!”


“没有了赵启平。”凌远一手狠狠箍住他肩膀,从脖子后面绕过来掐住他耳下颌骨道:“赵医生,我必须警告你……你的生命中只有我,也只能有我。只有我能保护你,能使用你,能让你痛苦……和快乐。明白吗?”


赵启平满不在乎地笑:“你有这个本事?”他扭了扭身子,舔了下唇道:“好吧,好长时间没玩这个了……今天我管你叫什么?先生?主人?还是……”


“我没工夫跟你玩,赵医生。”凌远危险地眯起眼睛,另一条手臂也牢牢箍住他的腰道:“今天我反省了一下,我对你确实是疏于管教了……以至于你现在,竟然敢算计我……给别人献殷勤。”


赵启平装傻:“我给谁献殷勤啦……李阿姨也算啊……”


“你今天闹的这一出,不是去探李家妈妈的口风,为了谭宗明能更容易过关?”凌远此时是真的沉了脸,手臂也真使上了劲,几乎把小医生拦腰勒断:“启平,我知道你聪明,也知道你爱闹,可凡事都要有个度,随便你怎么折腾我,可是,咱们俩的私事,跟外人说话时你要有个分寸,明白了吗?”


赵启平看他沉了脸,也不禁一缩脖子委屈地抿起嘴唇,小声辩解道:“我没有……我就是……我天天让你欺负,还不许我诉诉苦了?”


凌远的眸子暗沉沉的:“你要是真觉着委屈,以后咱就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扔了,我向你保证,以后决不再在你不情愿的情况下跟你做任何你不情愿的事情。”


你这样说话舌头都不打结的吗!赵启平翻了个白眼,气鼓鼓地扯了被子道:“那我现在不要跟你睡一张床了!你下去睡沙发吧!”


凌远毫不留情地把他翻过来:“赵启平同志,屁股刚好,啊,我友情提示你,别作。”


赵启平更委屈了,抱着被子一骨碌坐起来,圆圆的眼睛直瞪着凌远:“干嘛干嘛!你看人家李警官跟谭总才认识多长时间呀这就要见家长拿红包然后登记结婚出任CEO迎娶谭大鳄走上人生巅峰了,我呢!我追了你十年,现在我落着什么啦!我被欺负了都没人可说,我……”


小赵医生本来还没什么,话头一开竟越说越伤心,连眼圈都不由自主地红了,凌远撑着身子坐起来,软了声音,无奈地低声叫他:“启平……”


赵启平鼻子一酸,紧紧抱着被子就抽起了鼻子。凌远对这个一言不合就眼泪汪汪的小哭包毫无办法,叹了口气就要去抱他,却被迎面而来的一卷被子砸得眼前一黑。小赵医生披着浴袍跳下床,光着脚就往卧室外跑,凌远连忙喊他:“启平!启平你上哪儿去!”


赵启平把自己反锁在储物室里,周围黑漆漆的一片,一点光都透不进来。小赵医生抱着膝盖坐在地上,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没有亲人,他也喜欢凌远,可远没有今天这样的恐惧——那时候的他随时可以抽身,可现在还有可能吗?


赵启平把自己团在角落里无声地流着眼泪。李警官受了伤可以回家,谭宗明就算情场失意也还有他的晟煊,就连凌远……他也有家,他也有人关心有人疼,全世界就只有他赵启平,没了凌远又要重新变成孤魂野鬼……


所以他拼命地工作,拼命地为他的第一医院筹钱,拼命地让凌远看到他身上的各种价值。他不想让凌远知道自己的身世,不敢彻底地闹一场脾气,渐渐地连委屈撒娇都要小心翼翼地拿捏着尺寸,他怕凌远一怒之下,就再也没有耐心哄他……


凌远在门外敲门:“启平!”


赵启平缩紧了手脚,死死靠着墙角一声不吭。


凌远只觉得赵启平最近越来越莫名其妙,动不动就甩脸子闹脾气,弄得他整个人都有点烦躁:“我数一二三,你不出来就睡在里面!”


赵启平的肩膀狠狠抖了一下,下意识跪了起来,爬到门边:“远哥……”


一言不合就跑就锁门躲起来,凌远皱了眉,决定坚决不惯他这毛病,于是硬着心肠开始:“一……”


小赵医生眼眶又湿了,他抹了一把眼睛,也硬着声音道:“你求我啊,你不求我我一辈子不出去!”


凌远沉下声音,不悦道:“启平,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说,不许这样闹!二——你出不出来!”


赵启平死死咬着唇,声音猛然尖锐起来:“你现在嫌我心机重,嫌我幼稚嫌我闹了!拿到第一医院的投资你不也乐不可支吗?在床上花样百出的你不也操的很开心吗!明明都做了还不许人家说,怎么,显得你很清高很坐怀不乱吗!你哪一次吵架迁就过我?哪一次考虑过我的感受?你想不理我就不理,想推开我就推开,每次都是我上赶着去找你,去抓你……你以为我很喜欢这样犯贱是不是!”


外面没有声响,赵启平却越骂越起劲,连额角都渗出汗珠来:“凌远,我知道你……你喜欢的不是这个离经叛道胡搅蛮缠的赵启平,你喜欢那个聪明能干乖巧听话,永远不会跟你无理取闹,每时每刻都能理解你关心你的人……我一直在努力让自己变成这样的人,然后我就变成了你一个人的……你想怎么作践就怎么作践,我根本就……我……”赵启平呆呆地跪坐下来,倚着门缝那一点点微弱的光亮道:“凌远,你就是个混蛋,伪君子,没有人比你更自私……你让我什么都没有了,你混蛋……”


门外再也没有声音,赵启平眼看着门缝外最后一点光亮也消失不见,终于把脸埋在蜷起的膝盖里,放声大哭起来。








======下集预告======




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是不道德的……但快乐的事又有几件是道德的呢。




======分割线======




啊,我一直憋着让小赵医生彻底跟老凌吵一架,终于~终于~~~炒出来了!


启平宝宝是一个在爱情泥潭里陷得越深越没有安全感的人,所以脾气越来越不好并不是OOC的锅而是他越来越爱老凌啦发现自己无法自♂拔


啊我甩锅的姿势真美……


凌院长都没有好好体会过wuli赵医生的重要性……这次我们争取一次治愈某人的所有毛病……




======分割线======


Lofter常抽,备链接如下:


全文目录走tag:两个医生的同居史


【仙喵指路】红烧白月光主页目录click here


发现首页刷不到文请特别关注或搜索tag,或安卓客户端下载UAPP


UAPP地址







评论
热度 ( 363 )

© Renne | Powered by LOFTER